天海佑希她媳妇儿

陆小凤的烦恼

这个风格,仿佛是古龙巨巨亲自写的😂

云胡不喜欢:

十五天前。
老板家。
老板当然是朱停。
朱停现在一点儿也不停,他上蹿下跳地围着陆小凤转,眼睛不停地眨,手指哆哆嗦嗦指着他,嘴里:“你……你……你……”了半天,突然一屁股坐下来,认命似地哭丧着脸问:“你说的都是真的?”
陆小凤也哭丧着脸,两撇胡子也几乎耷拉下来,胡乱倒了杯酒在嘴里:“自然是真的。”
朱停叹了口气:“看来是真的。你居然没发现你刚才喝的是三天前的剩茶。”
陆小凤咂咂嘴,把一片茶叶嚼碎了咽下去:“你说我怎么办?”
朱停看了陆小凤一眼,闭上了嘴。
后来,就算灵犀一指指在他的脑门上,他也没有再说一个字。

十天前。
醉仙楼的雅间。
司空摘星一辈子没有这么安静过。
他呆若木鸡地看着陆小凤,好像他脸上开出一万朵花来,每朵花上还停着一只小鸡。
陆小凤愁眉苦脸地坐在对面等他答话,从满怀期待等到万念俱灰。在喝光了第六壶不知道什么酒之后,终于不耐烦,说了声“算了”,一翻身从窗户了跳了出去。
过了大约一盏茶的时间,司空摘星回魂般跳了起来,火烧了屁股一样追出去,一边追一边大骂:“陆小鸡,你这个混蛋!你居然……”

五天前。
万梅山庄。
西门吹雪饶有兴趣地看着陆小凤。
因为他发现陆小凤居然连酒也喝不下去了。
考虑了半天,陆小凤还是决定不要跟西门吹雪说了。因为他实在不能肯定灵犀一指接不接得住西门吹雪的剑。他虽然愁得要死,但还不想真的死。
正想找一个说得过去的理由搪塞,西门吹雪突然说:“花满楼怎……么了?”
之所以西门吹雪的话停了一停,是因为当他刚说出“花满楼”这三个字的时候,陆小凤突然像被人一掌拍在天灵盖上似得惊跳了起来,弹弓似的窜了出去。西门吹雪发誓,这一刻陆小凤的身法之快,无论是自己,还是叶孤城的天外飞仙,都绝对追不上。

现在。
春天的黄昏。
百花楼上晚风骀荡。吹得又温和又烦躁。
温和的是花满楼。烦躁的是陆小凤。
花满楼安安静静地坐着喝茶。
陆小凤坐在旁边,摸着胡子,第一百次暗暗吸了口气,准备开口,又第一百零一次泄了气。
花满楼笑了笑:“陆兄,你想说什么?再不说的话,你的胡子就被你揪下来了。”
陆小凤已经不再纠结花满楼是怎么知道他在揪胡子的了,现在他只想着一件事。今天如果不把这件事做个了断,恐怕他以后是过不了安生日子了。
横下一条心,陆小凤走到花满楼面前,说道:“花兄,你这么聪明,每次我想说什么,还没说出口,你就知道了。今天我想跟你说什么,你知不知道?”
陆小凤的声音又干又涩,以前他对着最可怕的敌人或最妖艳的女人,都没有这么紧张。
花满楼的无神的眼光闪了闪,摇摇头:“这次我猜不到。”
可是看着他微微上翘的嘴唇,轻轻泛红的脸颊,陆小凤实在是不相信他一点也猜不到。
于是,陆小凤又走近了些,近到身子几乎挨到花满楼的身上。
他站着,花满楼坐着,从上面看下去,花满楼的头发听话地垂在肩上,乌黑的发间隐隐约约露出脖颈。
陆小凤按捺住想去撩他头发的冲动,轻轻地问:“花兄,……是猜不到,还是不敢猜?”
这一句话的声音从花满楼头上罩下来,仿佛在春风里注入了绵绵的热量,陆小凤看到花满楼的脸颊更红了,连耳朵尖也染上了一层绯色。
陆小凤突然定下心来,开心极了。他开心地发现这一个月里,自己简直就是个提心吊胆的大傻瓜,而且是天字第一号的傻瓜。
花满楼站起来,走到摆满鲜花的露台上,他的声音和着花香传过来:“陆兄,不觉得应该.......自己说么?”
陆小凤眼睛亮了,他走过去,伸出手从后面将花满楼搂在怀里,贴着他耳朵悄声说:“是。是应该我自己说。”
怀里花满楼的身体坚韧又柔软,嘴唇碰到他的耳朵滚烫滚烫,简直和陆小凤的心一样烫。
可是陆小凤什么也没说,他只是搂紧了花满楼,鼻尖蹭着他颈后的头发,嘴唇贴着他耳朵,呢喃般地叫他:“七童......七童......七童.......”就好像他想说的只是七童这两个字而已。
花满楼没再问,他闭着眼睛,睫毛不住颤抖,也许是分不了神再去追问。
过了一会儿,陆小凤把花满楼的身子扳过来,两个人面对着面。
陆小凤的手搂着花满楼的后腰稍微一用力,两人就贴在了一起。陆小凤小心翼翼地凑过去,花满楼虽然什么也看不见,还是紧紧闭着眼睛。
就在四片嘴唇马上要碰到的时候,突然停下了,两个人同时向上出了手,陆小凤伸出两根手指,花满楼挥出一片衣袖。
劲风扫下屋檐上许多瓦片,三条影子闪出来,齐齐落在楼下。
胖乎乎的是朱停,精精瘦的是司空摘星,雪白的当然是西门吹雪。
司空摘星跳着脚:“朱停!都是你!准是你弄出的声音!我们还没听见陆小鸡说什么呢!”
花满楼脸上还红着,神情却已自若,微笑着说:“三位既然来的,便请上来喝杯茶吧。”
这么一说,司空摘星倒不好意思起来,期期艾艾道:“啊...那...不用了,我...我还有事。这个...这个,花满楼,你....你...陆小凤!花满楼是君子,你往后不可以对不起他!”话音未落,人已去的远了。
朱停干笑两声:“哈哈,花公子,久违了。陆小凤,你好自为之。我,我也先告辞了。”一溜烟也没了影子。
西门吹雪朝花满楼点点头:“花满楼。”虽然还是冷若冰霜,眼里却含着三分暖色。
花满楼含笑回答:“西门庄主。”
西门吹雪道:“保重。”转过头看了一眼陆小凤,走了。
陆小凤松了口气,西门吹雪那一眼看得他冒了冷汗,那一眼的意思仿佛在说,往后你若是对不起花满楼,到时候就是一个死人。
“唉呀”,陆小凤装模作样地叹口气,重新把花满楼勾到身前,“七童啊七童,为什么他们都向着你啊?”
花满楼摸摸他胡子,笑道:“因为大家都知道,我是个君子,而你是个混蛋。”
“这样啊……”陆小凤越搂越紧,一张嘴把花满楼的手指含在嘴里,含含糊糊地说:“那接下来,我就要做一些混蛋做的事了……”
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陆小凤挥手灭了蜡烛。
接下来呢?
接下来的事自然只有混蛋才知道了。

完。


甜心刺客(六)

努力努力再努力😂

fionana:

ooc




元宵节快乐(^-^)




这天任务做得快,子时刚过事就办完了,小刺客急急忙忙往尚书府赶,却在某家的屋顶上遇见了罗师兄。


 


“你出来做任务了?”罗师兄问。


 


“早做任务了。”他强调,难道真以为他还在养伤么。


 


“那你的‘勾股弦’怎么办?”罗师兄眨了下眼睛。


 


他脸一红,一时不知该说什么。


 


“我打听过了,你那位老师在‘勾股弦’方面造诣很深。”罗师兄嘻嘻哈哈地说。


 


“你瞎说什么,他才没有。”


 


“啊?”罗师兄好奇,“难道没有那么厉害?”


 


“什么厉害不厉害的。”他想了想说,“我反正不知道。”


 


罗师兄狐疑地看着他:“你真不知道么?”


 


“我真不知道。”他一口咬定。


 


“那你天天呆在他家里做什么?”罗师兄问。


 


“他救过我,我报答他。”他说。


 


“那你怎么报答的?还不是两人‘勾股弦’?”罗师兄质疑。


 


“真的没有,他救过我之后就没有了。”他说,这倒是实话。


 


“那救过你之前有了。”罗师兄成功抓住了重点。


 


他脸红起来,抠着这家屋角上的麒麟角,默默点头。


 


罗师兄笑了起来:“怎么有的,快说说。”


 


他在屋檐坐下来,罗师兄坐他旁边:“也没什么,就是有次做任务的时候,他在屋里喝醉了,就……”他晃着双腿,抬头看着月亮,觉得当时真是美好。


 


“啧啧。”罗师兄佩服地摇着头,“没想到你看起来这么单纯不做作……居然……”


 


他看着罗师兄解释:“当时情非得已,我那时如果不从,就暴露了身份。”嗯,当时就是这个情况。他很专业的。


 


“那他跟传说中一样厉害么?”罗师兄手搭在他肩上问,完全没有偏离自己的重点。


 


他抱起胳膊,晃着脑袋想了想看着罗师兄说:“怎样算厉害?”


 


罗师兄的胳膊从他肩膀上溜下来。


 


“难道……莫非……”他琢磨着看着小刺客,“那是你第一次?”


 


咳咳——


 


他赶紧移开目光:“嗯,那,当然不是。”


 


“那是跟男人第一次?”罗师兄问。


 


“也不是。”他摆摆手。


 


“那是在下面第一次?”罗师兄继续问。


 


他愣了一下,转头看向罗师兄:“为什么我是在下面的?”有那么明显吗?


 


罗师兄眨了眨眼睛,他见过孙大人,他觉得如果孙大人在下面的话……


 


“难道孙大人在下面?”罗师兄考虑着这个问题,觉得这画面的冲击力有点大。


 


“他不能在下面吗?”他问,觉得自己虽然在下面,但也不是理所应当在下面的。


 


“可是我听说,他从来都是在上面的。”罗师兄审视着小刺客,“有的原来在其他人上面的到了他那里都是在下面的。”


 


“那他就不能在我下面了?”他还就不服气了,“我跟他们都不一样。”是的,他跟那些小妖精不一样。


 


罗师兄看了他一会儿喃喃道:“这真是奇怪啊。”


 


“有什么奇怪的。”他扬起头,觉得说这么一会儿自己好像真成了上面那个,还真有点小开心呢。


 


罗师兄忽然抓住他的手,翻身把他压在了身下。


 


“你干嘛,放开我。”他警告。


 


罗师兄看着他思考,手一松,他翻身把罗师兄压在了下面。


 


“别闹。”他刚要直起身,罗师兄略微用力又一翻身把他重新压在了下面。


 


“明明压在下面很容易啊,怎么可能在上面呢?”罗师兄研究。


 


“快放开我。”他有点生气了,他有那么容易被压么?


 


抬腿就想踢罗师兄,可罗师兄的武功高过他,他还是被压得死死的。


 


忽然罗师兄翻身落到一边,摊开手掌,手中掉出颗石子。


 


他直起身,发现孙大人站在另一边屋角,冷冷地看着罗师兄。


 


罗师兄笑了:“我以为是谁,原来是下面的下面的那个来了。”


 


孙大人眉头一皱:“什么下面的下面?”


 


罗师兄站起来,拍拍手:“我在我师弟上面,我师弟在你上面,你不就是下面的下面?哈哈。”刚笑着立刻飞身跳开,一颗石子打在旁边的屋角上,顿时麒麟少了个角,罗师兄看着抚了下胸口,从其他屋顶上跑了。


 


屋顶上剩下了孙大人和他两个人。


 


糟了。


 


“你来了多久了?”他偷偷问。


 


“没多久,也就看见你俩在屋顶上滚来滚去。”孙大人冷着脸说。


 


“我们那是练功呢。”他说。


 


“我没说你们不是练功。”孙大人说。


 


呃……


 


“回去吧。”他站起来。


 


“等等。”孙大人走到他身边,“他刚刚说的是什么意思?”


 


他咬着嘴唇,想了半天:“我跟他乱说的你不要当真。”


 


“你跟他说什么了?”


 


他有些沮丧,抬眼偷看孙大人:“你很介意吗?”


 


“我为什么不介意?”孙大人好像从没这么严肃过。


 


“那我去找他。”他转身要走。


 


孙大人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你还要去找他?”


 


“是啊,我跟他说清楚,你是上面的那个,我在下面。”他撅着嘴,这事有这么重要么,孙大人真是小气。


 


孙大人觉得脑子有点乱:“我不是说这个。”


 


“那你说什么?”他真不知道。


 


“我说为什么他说他在你上面!”孙大人生气地看着他,“你跟他什么关系?”


 


他看着孙大人,好一会儿,终于明白过来。


 


“哦。”他长长地哦了一声。


 


“哦什么哦。”孙大人忽然觉得形势有点不对。


 


“你觉得我们是什么关系?”他忽然靠近孙大人。


 


孙大人看着他的眼睛、鼻子,冷哼道:“你们大晚上的抱在这里打滚,你说你们是什么关系!”


 


“我和他是师兄弟关系,从小就这么打滚打到大的。”他认真地说。


 


“现在不许了。”孙大人正色道。


 


“不许打滚吗?”


 


“对,不许晚上在屋顶上打滚。”


 


“可是你上回晚上也抱着我在屋顶上打滚啊,咱俩都没穿裤子的那次。”他说。


 


“那能一样嘛。”孙大人皱眉,“我和你,你和他,能一样吗?”他想了想看着他:“难道你和他就是我和你的关系。”


 


好像有点复杂。


 


他皱着眉头思考:“应该不一样吧。”


 


“什么叫应该?”


 


“我和师兄都是穿着裤子打滚的,而且……而且……”


 


“而且什么?”孙大人的脸色很严峻。


 


“而且除了打滚就不做别的了。”他说。


 


孙大人的脸色缓和了一点。


 


“啊,对了。”他拍了下手,屋里的狗听见叫了起来,孙大人手中一个石子弹出去,狗呜咽了一声,老实闭上了嘴巴。


 


“什么对了。”


 


“我和师兄不能叫打滚,我和师兄应该叫打架。”他说。


 


孙大人想了想,脸色又缓和了几分:“那你和我呢,咱们是打滚了?”


 


“咱们也不是打滚啊。”他皱起眉头,“哪有一边打滚一边摸我的,可这是什么呢……”


 


孙大人走到他面前,捧起他的脸道:“我告诉你这叫什么,这叫鱼水之欢。”


 


说完吻上他。


 


他搂上孙大人的脖子,孙大人搂着他的腰,在月亮下吻着。孙大人的怒气还没完全消散,带进吻里,霸道地吻得他节节败退,他的手又扶住他的后颈,不许他闪躲,他喜欢霸道的孙大人。忍不住发出嗯嗯的满足的声音。


 


孙大人拉开他们的距离,月光下唇齿之间是一道细细的水线。


 


他有些羞涩地低下头,孙大人满意地看着他红肿的嘴唇。特地用拇指指腹在上面又扫了一圈,黏腻的感觉粘在手指上,引出无限遐想。


 


远处传来一声口哨。


 


该死,罗师兄没有走远。


 


孙大人手里的石子又飞出去一颗。


 


一个黑影从树里跃出。


 


“去屋里做‘题’吧。师弟。”罗师兄远远地喊了一声,“加油~”


 


周围的狗全部抗议地叫了起来。


 


 


 


 


 


不知为什么孙大人没有着急回去,牵着他的手在屋顶上散步。


 


什么话也不说。


 


他的胳膊和孙大人的胳膊缠在一起,十指紧扣。孙大人的拇指在他的手掌中摩挲,从掌心一直痒到他的心里。


 


他看了月亮,刚过丑时,离孙大人上朝还有一个时辰,如果现在回去,还是可以……


 


“咱们不回去吗?”他问。


 


“这不是正在回去。”孙大人说。


 


“这样走不是很慢吗。”他的声音轻下来。


 


“你有什么急事吗?”孙大人问。


 


他撇着嘴摇了摇头。


 


“我从没在这里走过。”孙大人说,“每天都呆在屋檐下面,轿沿下面,这里反而新鲜。”


 


他想起了他们初见的时候,孙大人就是在屋檐下面,和那些男男女女。


 


他犹豫地停住了脚步。


 


“怎么了?”孙大人问。


 


他思索着说:“我师兄说你很厉害。”


 


孙大人笑:“是吗?怎么厉害?”


 


他看着他:“很厉害,说别人在其他人上面的,到了你这儿都得在下面。”脸有愠色。


 


原来是这种厉害。


 


孙大人笑:“厉害不好么?”


 


“好是好……只是……”他声音轻下去。


 


“只是什么?”孙大人好奇。


 


“只是……只是……”他纠结,“只是这厉害的本事不是一朝一夕练成的吧。”他撅着嘴说。


 


原来是这事。


 


“这事确实需要经验,但也不用刻意练习。”孙大人说。


 


“不刻意,但也很努力。”小刺客喃喃说,又想起屋檐下那些男男女女。


 


孙大人看他酸酸的样子很是可爱,笑着说:“最近我不努力了。”


 


小刺客不解:“为什么?”


 


“因为我发现不努力的厉害才是真的厉害。”孙大人说。


 


小刺客越听越糊涂:“什么是不努力的厉害?”


 


孙大人看着他说:“你这样的就是不努力的厉害。”他凑到他耳朵边上:“像现在这样,看着就想吃掉。”


 


他脸顿时红起来,想生气,但又不由觉得高兴。


 


“我有这么厉害么?”他抬着眼看着孙大人。


 


“有的,在我眼里你才是厉害的。”孙大人看进他的眼里低沉着声音说着。


 


小刺客心怦怦跳起来。


 


孙大人这样厉害都说他是最厉害的了,他是有多厉害,也不知罗师兄走远了没,听没听到这句……


 


“那那那……”他低着头,害羞起来。


 


既然大家都这么厉害,不如早些回去,切磋一下……


 


他咬着嘴唇,光是这么想着就已经脸红心跳。


 


孙大人用手背贴了下他的脸颊:“怎么这么烫?这里没风,咱们去个凉快的地方坐着。”


 


凉快?


 


难道要在这里……


 


他朝四周望去,似乎也没什么遮蔽的地方,还在犹豫,孙大人已经搂着他的腰飞身跃起,转弯便到了大佛寺的佛塔上,一层一层跃上去,在屋檐上站定。


 


“凉快吧。”孙大人的衣摆随风扬起,很是飘逸。


 


“嗯。”他点头,风吹在脸上,凉凉的,抵消了刚刚的热度。


 


原来真是乘凉。


 


莫名有些遗憾。


 


孙大人在屋檐上拉着他坐下,十指扣着他的将他拉近贴着自己。


 


小刺客把下巴放在孙大人的肩膀上看出去,整个京城在月光下一览无遗,一树一花,一草一木都赏心悦目。


 


再转回头来,孙大人正看着他,黑色的眼眸中是他痴痴的大眼睛。


 


余光里偌大一个月亮挂在一边,照亮了他和孙大人的脸庞。


 


他觉得应该说点什么,但好像什么也不用说。


 


他的目光移到孙大人的唇上,眼睛闭起来,孙大人低下头,在月亮里,吻了他。


 


轻轻的一个吻在嘴唇上。


 


印了好一会儿松开。


 


孙大人看着他的眼睛说:“明天我只上半天朝就回来,你中午回来在家等我。”他凑到他的的耳朵旁压低声音说,“哪也别去……”


 


tbc…




甜心刺客目录


Fionana的红兴总目录





话说~~有没有看过闯码头系列的啊~~真的好看到爆炸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同床共枕啊!大半夜的睡一张床啊!红兴is real!

驰情意

热烈祝贺陆小鸡表白成功!

喔喔喔:

#非原著党     #私设如山     #ooc慎入


#语死早 逻辑死 排版死 起名废 求不挂


#热烈祝贺陆小鸡表白成功



陆小凤还是赶上了。


他从北边一路往江南来,几乎就要错过上次分别时与花满楼约定的日子。


被一场麻烦耽搁,


本来是一定会错过的,


哪怕他在山间野肆话话家常,在荒郊的草墩子上眯一会儿眼,


也足够浪费掉此时得来的半日富余。


但莫说偷懒,


就算来路远山叠黛,烟柳含春,


凭它穷尽多少才思笔墨,


通通被陆小凤极快的马鞭甩在身后。


满心满眼,


只盼着街边融尽春花冬雪的一座小楼。



扯着缰绳走在江南三月不算和煦的春风里,


陆小凤犹豫要不要找间店先住下,好洗去一身风尘。


不是他多事,


实在是花满楼鼻子太灵。


马却不理他,


拉也拉不动,直直就到了百花楼门口。


花平等在那里,


朝他微微躬身,牵了马离开。


陆小凤转身几步准备运功,


想了想还是选择回头乖乖走楼梯。


陆小凤步子放得很轻。


琴声停了,


不知是不是刚好一曲终了。


他一向听不出其中门道。


琴弦仍然嗡动,


花满楼从琴后面抽身,笑着迎他,


“这一路想必很辛苦。”


陆小凤道,“紧赶慢赶,只早了这小半日。”


花满楼笑他,“你刚才若不在街上一番磨蹭,还能再早些。”


陆小凤也不否认,挑挑眉称辩,“近乡情怯嘛。”


“我竟都不知道,陆兄原来是江南人士,此去西北恐怕诸多不适应。”


花满楼笑意更深,摆明了要拆他台。


“这可真是奇了,什么都瞒不过花公子。我刚才看到花平在门口等我,还以为有神仙给你通风报信。”


“你若没有牵着一匹极累的马在街口和百花楼之间来回十几趟,我也许来不及让花平去接你。”


花满楼淡淡笑着合了扇子,伸出手,“请。”


陆小凤也笑起来,捻着两撇小胡子露出酒窝,百花酿的香气已馋得他无暇多话。



陆小凤成天天南地北地跑,


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名声在外,本人却怕麻烦。


麻烦找不到他,就转而去找他的朋友。


陆小凤朋友虽多,交心的只有几个,


但天下第一神偷轻功盖世实难追上,鲁班神斧门的机关暗器出神入化,风险也不小,


至于西门吹雪,若谁拿麻烦去找他,不如还是坐着等麻烦上门死得慢一些。


相比之下,花满楼就友善很多。


不玩失踪,脾气又好,赏花弹琴喝茶会友,偶尔离开,总不会让人等太久。


最关键的是,


一位盲眼的富家公子,怎么想,也比前面几位好对付太多。


于是多了去不走正门专爱跳二楼的半调子武林人士来扰百花楼的清净日子。


但花满楼始终是陆小凤的朋友,


撇开这一层不谈,


流云飞袖也不单是名字好听,招式好看。



酒过三巡,陆小凤瞥见露台仅剩的三座花台,慢悠悠开口,“七童明日可有安排?”


“假银票案结了月余,钱庄新换了总掌柜,分会也有调动。爹不放心,叫我多到附近走动,算起来,明日也该去了”,花满楼正色道。


“花伯父担心得有理,不过……”


陆小凤略一沉吟,笑着出主意,


“你与霞儿青梅竹马,岳青又是霞儿的父亲,他制版的手艺就是再妙,日后也不会再做对不起亲家的事情。


花兄不如明日顺道去云间寺提个亲,


两全其美,一劳永逸。”


“你……”


花满楼当下让陆小凤气得不行,红着耳尖偏过身扇风降燥,不再搭理他。


“诶,七童莫恼,不去便不去,是我玩笑开过了”


陆小凤将人逗了又哄,


挨了一记打,乐在其中。


第二日花满楼早早动身,几家分会离得实在不近,等赶回来,天色已经大暗。


陆小凤来江南一趟不知能呆几日,


如此平白把人晾了一天,花满楼心里歉疚,


才进了门,却听花平哭诉,


“七少爷您可上去管管吧,陆大侠今早不知从哪儿弄来些木头,敲打了一上午。好容易歇下来,楼上又来了帮闹事的,动静极大,小的们到现在也不敢上去。”


花满楼于是匆忙上了楼。


“七童,怎么这么晚?” 陆小凤自然没事,简直好得很,百花酿也堵不住他的嘴,


“我还担心下雨前你回不来。”


“是啊,要下雨了。”


花满楼放下心来,轻轻嗅了嗅,微凉的风里除了湿意,还带着一丝花香。


花满楼于是走到露台边,伸手,摸到一座崭新的花架。


“我做的,喜欢么?”


陆小凤跟在他身后也走进来。


先前零落放在地上的花,已经一盆盆在架子上整齐摆好,散着幽香。


“喜欢,”


花满楼细细抚过打磨得光滑的木条,本该空洞的眼睛里,闪着温暖的光,


“很巧的手艺”。


陆小凤探过身替一盆枯了大半的文竹捻去黄叶,


“可惜了这盆君子兰。若不是我连累,有七童这般照料,小楼里的花草早该多得连下脚的地方也没有。”


花满楼却摇摇头,“刀剑无眼,怪不得你。只是怕陆兄辛苦做出来的花架也撑不了多久。”


池鱼身陷浅滩,若将至死局而不自知,挣扎时难免穷凶极恶,污了行路人的衣摆,此时同他们讲什么礼数收敛也是无用。


花满楼明白这点,被伤了花草毁了台基,心里反而同情无奈居多。


陆小凤亦明白这点,以往避而不见,宁愿留着口舌偶尔同花满楼耍耍嘴皮子。


今日见来人二话不说上来就要开砸,陆小凤才惊觉七童当真好脾气。


直把人教训得哭爹喊娘,陆小凤放出话去,


“今后再有人来百花楼滋事,也不用再找我了,陆小凤定当亲自登门指教。”


花满楼静静听完道,


“陆兄这口气出得可尽兴?”


“嗯?”


陆小凤一时晃神没听清,凑过身去。


“陆兄人在百花楼的消息坐实,你猜你还能在这里安坐多久?”


“如此说来,”


陆小凤一把揽过花满楼的袖子,


“那就要劳烦花兄同我出去躲躲。再南往泉州,极北去湟水,临山就水,凭七童喜欢。”


花满楼就着两人缠叠的衣袖,半开玩笑道,


“陆兄这是急糊涂了,花某何时说过要同往?”


陆小凤悄悄握紧了花满楼的手,意有所指,


“前路险阻,七童当真不愿与我同去?”



天边有隐雷炸裂在乌云深处,雷声滚滚而来,似应龙腾云行雨,万物哭嚎。


花满楼垂着头,他即使看不见,此时也不想对上陆小凤的目光。



有声音在劝他。


这一步石破惊天,委实不妥。


他们已是至交好友,生可相托死亦相付。羁绊如此,何必枉追一个虚名,给彼此套上枷锁。


人心难攻难守,浪子尤甚。


可世间难求,若说浪子的一颗真心,当位在其列。


花满楼你扪心自问,真的舍得?


心若擂鼓,


花满楼头一次这样举棋不定,


像有人在催他,千军万马等着他发号施令,


又其实根本没人催促,他只是要给自己一个交代。



陆小凤不知道自己等了多久,


他以为还需要等得再久一点,


他做过的荒唐事不少,足够花满楼细细数到现在。


闪电又一次无声地乍现,


把他映在花满楼抬起的眼中,


一闪而过。


那模样竟然这样傻,


却傻得心满意足。



“陆兄要闯的前路,我自当奉陪。”



惊雷一字一句狠狠地砸下来,


雨终成定势,直落人间。




fin.

驰情意

热烈祝贺陆小鸡表白成功!

喔喔喔:

#非原著党     #私设如山     #ooc慎入


#语死早 逻辑死 排版死 起名废 求不挂


#热烈祝贺陆小鸡表白成功



陆小凤还是赶上了。


他从北边一路往江南来,几乎就要错过上次分别时与花满楼约定的日子。


被一场麻烦耽搁,


本来是一定会错过的,


哪怕他在山间野肆话话家常,在荒郊的草墩子上眯一会儿眼,


也足够浪费掉此时得来的半日富余。


但莫说偷懒,


就算来路远山叠黛,烟柳含春,


凭它穷尽多少才思笔墨,


通通被陆小凤极快的马鞭甩在身后。


满心满眼,


只盼着街边融尽春花冬雪的一座小楼。



扯着缰绳走在江南三月不算和煦的春风里,


陆小凤犹豫要不要找间店先住下,好洗去一身风尘。


不是他多事,


实在是花满楼鼻子太灵。


马却不理他,


拉也拉不动,直直就到了百花楼门口。


花平等在那里,


朝他微微躬身,牵了马离开。


陆小凤转身几步准备运功,


想了想还是选择回头乖乖走楼梯。


陆小凤步子放得很轻。


琴声停了,


不知是不是刚好一曲终了。


他一向听不出其中门道。


琴弦仍然嗡动,


花满楼从琴后面抽身,笑着迎他,


“这一路想必很辛苦。”


陆小凤道,“紧赶慢赶,只早了这小半日。”


花满楼笑他,“你刚才若不在街上一番磨蹭,还能再早些。”


陆小凤也不否认,挑挑眉称辩,“近乡情怯嘛。”


“我竟都不知道,陆兄原来是江南人士,此去西北恐怕诸多不适应。”


花满楼笑意更深,摆明了要拆他台。


“这可真是奇了,什么都瞒不过花公子。我刚才看到花平在门口等我,还以为有神仙给你通风报信。”


“你若没有牵着一匹极累的马在街口和百花楼之间来回十几趟,我也许来不及让花平去接你。”


花满楼淡淡笑着合了扇子,伸出手,“请。”


陆小凤也笑起来,捻着两撇小胡子露出酒窝,百花酿的香气已馋得他无暇多话。



陆小凤成天天南地北地跑,


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名声在外,本人却怕麻烦。


麻烦找不到他,就转而去找他的朋友。


陆小凤朋友虽多,交心的只有几个,


但天下第一神偷轻功盖世实难追上,鲁班神斧门的机关暗器出神入化,风险也不小,


至于西门吹雪,若谁拿麻烦去找他,不如还是坐着等麻烦上门死得慢一些。


相比之下,花满楼就友善很多。


不玩失踪,脾气又好,赏花弹琴喝茶会友,偶尔离开,总不会让人等太久。


最关键的是,


一位盲眼的富家公子,怎么想,也比前面几位好对付太多。


于是多了去不走正门专爱跳二楼的半调子武林人士来扰百花楼的清净日子。


但花满楼始终是陆小凤的朋友,


撇开这一层不谈,


流云飞袖也不单是名字好听,招式好看。



酒过三巡,陆小凤瞥见露台仅剩的三座花台,慢悠悠开口,“七童明日可有安排?”


“假银票案结了月余,钱庄新换了总掌柜,分会也有调动。爹不放心,叫我多到附近走动,算起来,明日也该去了”,花满楼正色道。


“花伯父担心得有理,不过……”


陆小凤略一沉吟,笑着出主意,


“你与霞儿青梅竹马,岳青又是霞儿的父亲,他制版的手艺就是再妙,日后也不会再做对不起亲家的事情。


花兄不如明日顺道去云间寺提个亲,


两全其美,一劳永逸。”


“你……”


花满楼当下让陆小凤气得不行,红着耳尖偏过身扇风降燥,不再搭理他。


“诶,七童莫恼,不去便不去,是我玩笑开过了”


陆小凤将人逗了又哄,


挨了一记打,乐在其中。


第二日花满楼早早动身,几家分会离得实在不近,等赶回来,天色已经大暗。


陆小凤来江南一趟不知能呆几日,


如此平白把人晾了一天,花满楼心里歉疚,


才进了门,却听花平哭诉,


“七少爷您可上去管管吧,陆大侠今早不知从哪儿弄来些木头,敲打了一上午。好容易歇下来,楼上又来了帮闹事的,动静极大,小的们到现在也不敢上去。”


花满楼于是匆忙上了楼。


“七童,怎么这么晚?” 陆小凤自然没事,简直好得很,百花酿也堵不住他的嘴,


“我还担心下雨前你回不来。”


“是啊,要下雨了。”


花满楼放下心来,轻轻嗅了嗅,微凉的风里除了湿意,还带着一丝花香。


花满楼于是走到露台边,伸手,摸到一座崭新的花架。


“我做的,喜欢么?”


陆小凤跟在他身后也走进来。


先前零落放在地上的花,已经一盆盆在架子上整齐摆好,散着幽香。


“喜欢,”


花满楼细细抚过打磨得光滑的木条,本该空洞的眼睛里,闪着温暖的光,


“很巧的手艺”。


陆小凤探过身替一盆枯了大半的文竹捻去黄叶,


“可惜了这盆君子兰。若不是我连累,有七童这般照料,小楼里的花草早该多得连下脚的地方也没有。”


花满楼却摇摇头,“刀剑无眼,怪不得你。只是怕陆兄辛苦做出来的花架也撑不了多久。”


池鱼身陷浅滩,若将至死局而不自知,挣扎时难免穷凶极恶,污了行路人的衣摆,此时同他们讲什么礼数收敛也是无用。


花满楼明白这点,被伤了花草毁了台基,心里反而同情无奈居多。


陆小凤亦明白这点,以往避而不见,宁愿留着口舌偶尔同花满楼耍耍嘴皮子。


今日见来人二话不说上来就要开砸,陆小凤才惊觉七童当真好脾气。


直把人教训得哭爹喊娘,陆小凤放出话去,


“今后再有人来百花楼滋事,也不用再找我了,陆小凤定当亲自登门指教。”


花满楼静静听完道,


“陆兄这口气出得可尽兴?”


“嗯?”


陆小凤一时晃神没听清,凑过身去。


“陆兄人在百花楼的消息坐实,你猜你还能在这里安坐多久?”


“如此说来,”


陆小凤一把揽过花满楼的袖子,


“那就要劳烦花兄同我出去躲躲。再南往泉州,极北去湟水,临山就水,凭七童喜欢。”


花满楼就着两人缠叠的衣袖,半开玩笑道,


“陆兄这是急糊涂了,花某何时说过要同往?”


陆小凤悄悄握紧了花满楼的手,意有所指,


“前路险阻,七童当真不愿与我同去?”



天边有隐雷炸裂在乌云深处,雷声滚滚而来,似应龙腾云行雨,万物哭嚎。


花满楼垂着头,他即使看不见,此时也不想对上陆小凤的目光。



有声音在劝他。


这一步石破惊天,委实不妥。


他们已是至交好友,生可相托死亦相付。羁绊如此,何必枉追一个虚名,给彼此套上枷锁。


人心难攻难守,浪子尤甚。


可世间难求,若说浪子的一颗真心,当位在其列。


花满楼你扪心自问,真的舍得?


心若擂鼓,


花满楼头一次这样举棋不定,


像有人在催他,千军万马等着他发号施令,


又其实根本没人催促,他只是要给自己一个交代。



陆小凤不知道自己等了多久,


他以为还需要等得再久一点,


他做过的荒唐事不少,足够花满楼细细数到现在。


闪电又一次无声地乍现,


把他映在花满楼抬起的眼中,


一闪而过。


那模样竟然这样傻,


却傻得心满意足。



“陆兄要闯的前路,我自当奉陪。”



惊雷一字一句狠狠地砸下来,


雨终成定势,直落人间。




fin.

驰情意

喔喔喔:

#非原著党     #私设如山     #ooc慎入


#语死早 逻辑死 排版死 起名废 求不挂


#热烈祝贺陆小鸡表白成功



陆小凤还是赶上了。


他从北边一路往江南来,几乎就要错过上次分别时与花满楼约定的日子。


被一场麻烦耽搁,


本来是一定会错过的,


哪怕他在山间野肆话话家常,在荒郊的草墩子上眯一会儿眼,


也足够浪费掉此时得来的半日富余。


但莫说偷懒,


就算来路远山叠黛,烟柳含春,


凭它穷尽多少才思笔墨,


通通被陆小凤极快的马鞭甩在身后。


满心满眼,


只盼着街边融尽春花冬雪的一座小楼。



扯着缰绳走在江南三月不算和煦的春风里,


陆小凤犹豫要不要找间店先住下,好洗去一身风尘。


不是他多事,


实在是花满楼鼻子太灵。


马却不理他,


拉也拉不动,直直就到了百花楼门口。


花平等在那里,


朝他微微躬身,牵了马离开。


陆小凤转身几步准备运功,


想了想还是选择回头乖乖走楼梯。


陆小凤步子放得很轻。


琴声停了,


不知是不是刚好一曲终了。


他一向听不出其中门道。


琴弦仍然嗡动,


花满楼从琴后面抽身,笑着迎他,


“这一路想必很辛苦。”


陆小凤道,“紧赶慢赶,只早了这小半日。”


花满楼笑他,“你刚才若不在街上一番磨蹭,还能再早些。”


陆小凤也不否认,挑挑眉称辩,“近乡情怯嘛。”


“我竟都不知道,陆兄原来是江南人士,此去西北恐怕诸多不适应。”


花满楼笑意更深,摆明了要拆他台。


“这可真是奇了,什么都瞒不过花公子。我刚才看到花平在门口等我,还以为有神仙给你通风报信。”


“你若没有牵着一匹极累的马在街口和百花楼之间来回十几趟,我也许来不及让花平去接你。”


花满楼淡淡笑着合了扇子,伸出手,“请。”


陆小凤也笑起来,捻着两撇小胡子露出酒窝,百花酿的香气已馋得他无暇多话。



陆小凤成天天南地北地跑,


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名声在外,本人却怕麻烦。


麻烦找不到他,就转而去找他的朋友。


陆小凤朋友虽多,交心的只有几个,


但天下第一神偷轻功盖世实难追上,鲁班神斧门的机关暗器出神入化,风险也不小,


至于西门吹雪,若谁拿麻烦去找他,不如还是坐着等麻烦上门死得慢一些。


相比之下,花满楼就友善很多。


不玩失踪,脾气又好,赏花弹琴喝茶会友,偶尔离开,总不会让人等太久。


最关键的是,


一位盲眼的富家公子,怎么想,也比前面几位好对付太多。


于是多了去不走正门专爱跳二楼的半调子武林人士来扰百花楼的清净日子。


但花满楼始终是陆小凤的朋友,


撇开这一层不谈,


流云飞袖也不单是名字好听,招式好看。



酒过三巡,陆小凤瞥见露台仅剩的三座花台,慢悠悠开口,“七童明日可有安排?”


“假银票案结了月余,钱庄新换了总掌柜,分会也有调动。爹不放心,叫我多到附近走动,算起来,明日也该去了”,花满楼正色道。


“花伯父担心得有理,不过……”


陆小凤略一沉吟,笑着出主意,


“你与霞儿青梅竹马,岳青又是霞儿的父亲,他制版的手艺就是再妙,日后也不会再做对不起亲家的事情。


花兄不如明日顺道去云间寺提个亲,


两全其美,一劳永逸。”


“你……”


花满楼当下让陆小凤气得不行,红着耳尖偏过身扇风降燥,不再搭理他。


“诶,七童莫恼,不去便不去,是我玩笑开过了”


陆小凤将人逗了又哄,


挨了一记打,乐在其中。


第二日花满楼早早动身,几家分会离得实在不近,等赶回来,天色已经大暗。


陆小凤来江南一趟不知能呆几日,


如此平白把人晾了一天,花满楼心里歉疚,


才进了门,却听花平哭诉,


“七少爷您可上去管管吧,陆大侠今早不知从哪儿弄来些木头,敲打了一上午。好容易歇下来,楼上又来了帮闹事的,动静极大,小的们到现在也不敢上去。”


花满楼于是匆忙上了楼。


“七童,怎么这么晚?” 陆小凤自然没事,简直好得很,百花酿也堵不住他的嘴,


“我还担心下雨前你回不来。”


“是啊,要下雨了。”


花满楼放下心来,轻轻嗅了嗅,微凉的风里除了湿意,还带着一丝花香。


花满楼于是走到露台边,伸手,摸到一座崭新的花架。


“我做的,喜欢么?”


陆小凤跟在他身后也走进来。


先前零落放在地上的花,已经一盆盆在架子上整齐摆好,散着幽香。


“喜欢,”


花满楼细细抚过打磨得光滑的木条,本该空洞的眼睛里,闪着温暖的光,


“很巧的手艺”。


陆小凤探过身替一盆枯了大半的文竹捻去黄叶,


“可惜了这盆君子兰。若不是我连累,有七童这般照料,小楼里的花草早该多得连下脚的地方也没有。”


花满楼却摇摇头,“刀剑无眼,怪不得你。只是怕陆兄辛苦做出来的花架也撑不了多久。”


池鱼身陷浅滩,若将至死局而不自知,挣扎时难免穷凶极恶,污了行路人的衣摆,此时同他们讲什么礼数收敛也是无用。


花满楼明白这点,被伤了花草毁了台基,心里反而同情无奈居多。


陆小凤亦明白这点,以往避而不见,宁愿留着口舌偶尔同花满楼耍耍嘴皮子。


今日见来人二话不说上来就要开砸,陆小凤才惊觉七童当真好脾气。


直把人教训得哭爹喊娘,陆小凤放出话去,


“今后再有人来百花楼滋事,也不用再找我了,陆小凤定当亲自登门指教。”


花满楼静静听完道,


“陆兄这口气出得可尽兴?”


“嗯?”


陆小凤一时晃神没听清,凑过身去。


“陆兄人在百花楼的消息坐实,你猜你还能在这里安坐多久?”


“如此说来,”


陆小凤一把揽过花满楼的袖子,


“那就要劳烦花兄同我出去躲躲。再南往泉州,极北去湟水,临山就水,凭七童喜欢。”


花满楼就着两人缠叠的衣袖,半开玩笑道,


“陆兄这是急糊涂了,花某何时说过要同往?”


陆小凤悄悄握紧了花满楼的手,意有所指,


“前路险阻,七童当真不愿与我同去?”



天边有隐雷炸裂在乌云深处,雷声滚滚而来,似应龙腾云行雨,万物哭嚎。


花满楼垂着头,他即使看不见,此时也不想对上陆小凤的目光。



有声音在劝他。


这一步石破惊天,委实不妥。


他们已是至交好友,生可相托死亦相付。羁绊如此,何必枉追一个虚名,给彼此套上枷锁。


人心难攻难守,浪子尤甚。


可世间难求,若说浪子的一颗真心,当位在其列。


花满楼你扪心自问,真的舍得?


心若擂鼓,


花满楼头一次这样举棋不定,


像有人在催他,千军万马等着他发号施令,


又其实根本没人催促,他只是要给自己一个交代。



陆小凤不知道自己等了多久,


他以为还需要等得再久一点,


他做过的荒唐事不少,足够花满楼细细数到现在。


闪电又一次无声地乍现,


把他映在花满楼抬起的眼中,


一闪而过。


那模样竟然这样傻,


却傻得心满意足。



“陆兄要闯的前路,我自当奉陪。”



惊雷一字一句狠狠地砸下来,


雨终成定势,直落人间。




fin.

香芋:

系列6
原台词表情包
原汁原味,你值得拥有

【薛晓 忘羡 曦澄 追凌】你这样是没人给你刷99+的我跟你说

对方已成功接收😂😂😂

淮:

·聊天体
·现代paro
·ooc ooc ooc







魏无羡:耶!


魏无羡:蓝二哥哥!


魏无羡:给我刷99+啦!


江澄:……


江澄:这是你给我刷了一百条“蓝湛给我刷99+啦!”


江澄:的原因吗?


魏无羡:我猜没人给你刷99+


魏无羡:好心才给你刷一个的


江澄:……


江澄:我谢谢你哦


魏无羡:不用谢


魏无羡:都是一家人


魏无羡:不用太客气


薛洋:……


魏无羡:哟


魏无羡:美美!


魏无羡:小美美你啥时候旅游回来?


薛洋:宝贝儿


蓝曦臣:……


蓝忘机:……


江澄:……


金凌:……


魏无羡:……


薛洋:子


魏无羡:……噢


魏无羡:薛成美你说话能不能别大喘气?


魏无羡:你这样是没人给你刷99+的我跟你说


薛洋:有的


江澄:??


江澄:!!


薛洋:上次我和道长去看电影


薛洋:道长把我翻着白眼打哈欠的样子拍下来了


薛洋:一直问我拍的可不可爱


薛洋:我不回答,他就拿那张丑照给我刷了个99+


魏无羡: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魏无羡:这个我知道!


魏无羡:上次师叔发动态说


魏无羡:男朋友因为我把他拍丑了就不理我了


魏无羡:附上了你俩的聊天记录


魏无羡:当时我一看


魏无羡:卧槽哈哈哈哈哈哈哈照片上这傻逼是谁


薛洋:……


江澄:薛洋这脸再怎么拍也不会太丑吧?


江澄:底子摆这儿呢


魏无羡:澄澄你那是没看到师叔拍的那张照片


魏无羡:师叔真的特别不会拍照


魏无羡:美美那张绝对的黑历史


江澄:……


魏无羡:简直是整容前和整容后


魏无羡:或者是整容失败后


魏无羡:我的妈啊哈哈哈哈


薛洋:……


金凌:蓝愿也给我刷过99+


金凌:他把中秋作业的答案拍给我了


薛洋:你们作业得有多少阿光是答案就发了99+


金凌:其实也不是那么多


金凌:就是蓝愿不仅给我发了答案


金凌:他怕我看不懂


金凌:还在旁边写了为什么这么解


金凌:一道题用好几种解法解出来的


魏无羡:啧啧啧


魏无羡:你以为你接受的是谁的爱


魏无羡:你接受的是来自一个理科生的爱!


薛洋:他宁愿自己吃苦受累


薛洋:看你文科的卷子


薛洋:给你罗列解题方法


魏无羡:因为他爱你!


蓝思追:/玫瑰


金凌:不止这样


金凌:他还另外附纸写了对应知识点以及同类型的题目在哪本练习册第几页第几题


金凌:最可怕的是


金凌:他又出了好几道题目


金凌:让我仿照他的解题方式解出来


金凌:我当时真是scare to death


魏无羡:卧槽哈哈哈哈哈


薛洋:………不是很懂学理的人


江澄:好好学习


魏无羡:……


魏无羡:澄澄你情商这么低


魏无羡:蓝大哥是怎么和你相处的


蓝曦臣:晚吟给我刷过99+


江澄:……


魏无羡:哇!!


薛洋:江澄!


薛洋:原来你是这么闷骚的人!


金凌:真的?


金凌:舅舅?


蓝思追:……


江澄:……


江澄:别听他胡扯


江澄:小孩子学习去


蓝曦臣:我当时给他整理了文件


蓝曦臣:分类给他发过去了


蓝曦臣:大概两百多份


蓝曦臣:想着他看到之后会怎么感动地回复我


蓝曦臣:第二天我一看


蓝曦臣:果然是99+


蓝曦臣:打开后发现


蓝曦臣:全是“对方已成功接收你的文件×××”


魏无羡:……


薛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惨


魏无羡:有毒哈哈哈哈哈


薛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样也行哈哈哈哈


江澄:……


江澄:……再笑


江澄:操你妈的薛洋魏无羡你们俩再笑!


薛洋:不过说真的,魏无羡你今天四处拉仇恨


薛洋:这么嚣张


薛洋:来和我说说蓝湛给你刷了什么?


魏无羡:……


魏无羡:“天天”

【薛晓 忘羡 曦澄 追凌】当你的损友知道了你的密码之后

哈哈哈哈哈蓝景仪太帅了哦哦哦哦哦!

淮:

·聊天体
·现代paro
·ooc ooc ooc














江澄:金凌


江澄:你早饭想吃啥


江澄:我给你送过来


金凌:……


江澄:油条?


金凌:不吃


江澄:包子?


金凌:不吃


江澄:豆浆呢


金凌:不吃


江澄:那我给你买点虾饺吧


金凌:不吃


江澄:鸭血粉丝?


金凌:腻歪


江澄:你怎么那么难养呢金凌?!


金凌:该


金凌:你养的


江澄:……


魏无羡: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哎哟喂我的妈


魏无羡:厉害了我的哥


蓝思追:……阿凌?


金凌:呵呵


蓝思追:……


金凌:我觉得蓝景仪太帅了哦哦哦哦


金凌:蓝景仪天下第一帅!


蓝忘机:……


魏无羡:???


魏无羡:我也觉得魏无羡天下第一帅


金凌:你们别理他!


金凌:那不是我!


金凌:蓝景仪乱登我号!


金凌:景仪哥哥太帅了


金凌:我要给景仪哥哥做小!


蓝思追:…………………


金凌:蓝景仪你别乱说话!


金凌:我舅舅打断你的腿阿!


金凌:不许登我的号了!


金凌:哈哈哈哈蓝思追的头发是绿的


金凌:景仪哥哥你好帅


金凌:景仪哥哥我是你的小迷弟


薛洋:哈哈哈哈哈


薛洋:我的天哪金凌怎么了


魏无羡:他在背叛爱情与良知之间纠缠


薛洋:噢 这样啊


薛洋:这都什么年代了不要那么保守嘛


薛洋:爱情与良知可以得兼


魏无羡:卧槽剧毒


金凌:不行啊景仪哥哥不喜欢我


金凌:呜呜呜呜


蓝思追:蓝景仪!


金凌:蓝景仪你闭嘴!


金凌:你以为我不会登你的号吗?!


金凌:我要去跟别的班的小姑娘说你在宿舍边抠脚边吃饭


金凌:你敢


金凌:那我就告诉蓝思追你内裤上印了他的名字


金凌:……


蓝思追:……


蓝曦臣:……


魏无羡:天哪


江澄:噢


江澄:呵呵


金凌:………


金凌: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蓝景仪你去死吧!!!!!


金凌:我要告诉阿箐她晾在外面的衣服上的可疑液体是你留下的!


薛洋:噢~


金凌:你别说的那么暧昧好吗!!


金凌:我只是吃完包子手上油顺便蹭着擦了一下好吗!


金凌:什么可疑液体!你说的那么微妙做什么!


蓝思追:景仪你不要再逗阿凌了


金凌:好吧


金凌:那我去看会儿书


金凌:小金凌你好好玩


金凌:滚吧你


蓝思追:…


江澄:呵呵


江澄:金凌


江澄:你最好来给我解释下内裤的问题


金凌:我……


魏无羡:家庭暴力剧!


魏无羡:吓得我握紧了蓝二哥哥!


魏无羡:蓝湛蓝湛看戏了!


金凌:……


金凌:那个我可以解释的!!


金凌:其实我


金凌:觉得景仪哥哥太帅了哦哦哦哦哦!!!


蓝思追:……


金凌:我日你妈啊蓝景仪!











是金凌不是精灵:蓝思追


是金凌不是精灵:我有话要对你说!


是金凌不是精灵:其实我……


敌不过你眉间一点朱砂:阿凌要说的话我全知道


敌不过你眉间一点朱砂:这也是我要对你说的


是金凌不是精灵:我……我……


是金凌不是精灵:蓝景仪太帅了哦哦哦哦哦!!!!!


敌不过你眉间一点朱砂:……


敌不过你眉间一点朱砂:蓝景仪你等我一下


敌不过你眉间一点朱砂:/微笑









就这样——


感谢你们没离开 本来想发贺文的但是中秋的时候事情太多了 急急忙忙赶出来的段子 希望你们喜欢 吃早饭大致来源于我也空间主页的日常 傻不拉唧的 已同意我嵌入段子 最后 来一句迟到的中秋快乐


你要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