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海佑希她媳妇儿

甜心刺客(六)

努力努力再努力😂

fionana:

ooc




元宵节快乐(^-^)




这天任务做得快,子时刚过事就办完了,小刺客急急忙忙往尚书府赶,却在某家的屋顶上遇见了罗师兄。


 


“你出来做任务了?”罗师兄问。


 


“早做任务了。”他强调,难道真以为他还在养伤么。


 


“那你的‘勾股弦’怎么办?”罗师兄眨了下眼睛。


 


他脸一红,一时不知该说什么。


 


“我打听过了,你那位老师在‘勾股弦’方面造诣很深。”罗师兄嘻嘻哈哈地说。


 


“你瞎说什么,他才没有。”


 


“啊?”罗师兄好奇,“难道没有那么厉害?”


 


“什么厉害不厉害的。”他想了想说,“我反正不知道。”


 


罗师兄狐疑地看着他:“你真不知道么?”


 


“我真不知道。”他一口咬定。


 


“那你天天呆在他家里做什么?”罗师兄问。


 


“他救过我,我报答他。”他说。


 


“那你怎么报答的?还不是两人‘勾股弦’?”罗师兄质疑。


 


“真的没有,他救过我之后就没有了。”他说,这倒是实话。


 


“那救过你之前有了。”罗师兄成功抓住了重点。


 


他脸红起来,抠着这家屋角上的麒麟角,默默点头。


 


罗师兄笑了起来:“怎么有的,快说说。”


 


他在屋檐坐下来,罗师兄坐他旁边:“也没什么,就是有次做任务的时候,他在屋里喝醉了,就……”他晃着双腿,抬头看着月亮,觉得当时真是美好。


 


“啧啧。”罗师兄佩服地摇着头,“没想到你看起来这么单纯不做作……居然……”


 


他看着罗师兄解释:“当时情非得已,我那时如果不从,就暴露了身份。”嗯,当时就是这个情况。他很专业的。


 


“那他跟传说中一样厉害么?”罗师兄手搭在他肩上问,完全没有偏离自己的重点。


 


他抱起胳膊,晃着脑袋想了想看着罗师兄说:“怎样算厉害?”


 


罗师兄的胳膊从他肩膀上溜下来。


 


“难道……莫非……”他琢磨着看着小刺客,“那是你第一次?”


 


咳咳——


 


他赶紧移开目光:“嗯,那,当然不是。”


 


“那是跟男人第一次?”罗师兄问。


 


“也不是。”他摆摆手。


 


“那是在下面第一次?”罗师兄继续问。


 


他愣了一下,转头看向罗师兄:“为什么我是在下面的?”有那么明显吗?


 


罗师兄眨了眨眼睛,他见过孙大人,他觉得如果孙大人在下面的话……


 


“难道孙大人在下面?”罗师兄考虑着这个问题,觉得这画面的冲击力有点大。


 


“他不能在下面吗?”他问,觉得自己虽然在下面,但也不是理所应当在下面的。


 


“可是我听说,他从来都是在上面的。”罗师兄审视着小刺客,“有的原来在其他人上面的到了他那里都是在下面的。”


 


“那他就不能在我下面了?”他还就不服气了,“我跟他们都不一样。”是的,他跟那些小妖精不一样。


 


罗师兄看了他一会儿喃喃道:“这真是奇怪啊。”


 


“有什么奇怪的。”他扬起头,觉得说这么一会儿自己好像真成了上面那个,还真有点小开心呢。


 


罗师兄忽然抓住他的手,翻身把他压在了身下。


 


“你干嘛,放开我。”他警告。


 


罗师兄看着他思考,手一松,他翻身把罗师兄压在了下面。


 


“别闹。”他刚要直起身,罗师兄略微用力又一翻身把他重新压在了下面。


 


“明明压在下面很容易啊,怎么可能在上面呢?”罗师兄研究。


 


“快放开我。”他有点生气了,他有那么容易被压么?


 


抬腿就想踢罗师兄,可罗师兄的武功高过他,他还是被压得死死的。


 


忽然罗师兄翻身落到一边,摊开手掌,手中掉出颗石子。


 


他直起身,发现孙大人站在另一边屋角,冷冷地看着罗师兄。


 


罗师兄笑了:“我以为是谁,原来是下面的下面的那个来了。”


 


孙大人眉头一皱:“什么下面的下面?”


 


罗师兄站起来,拍拍手:“我在我师弟上面,我师弟在你上面,你不就是下面的下面?哈哈。”刚笑着立刻飞身跳开,一颗石子打在旁边的屋角上,顿时麒麟少了个角,罗师兄看着抚了下胸口,从其他屋顶上跑了。


 


屋顶上剩下了孙大人和他两个人。


 


糟了。


 


“你来了多久了?”他偷偷问。


 


“没多久,也就看见你俩在屋顶上滚来滚去。”孙大人冷着脸说。


 


“我们那是练功呢。”他说。


 


“我没说你们不是练功。”孙大人说。


 


呃……


 


“回去吧。”他站起来。


 


“等等。”孙大人走到他身边,“他刚刚说的是什么意思?”


 


他咬着嘴唇,想了半天:“我跟他乱说的你不要当真。”


 


“你跟他说什么了?”


 


他有些沮丧,抬眼偷看孙大人:“你很介意吗?”


 


“我为什么不介意?”孙大人好像从没这么严肃过。


 


“那我去找他。”他转身要走。


 


孙大人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你还要去找他?”


 


“是啊,我跟他说清楚,你是上面的那个,我在下面。”他撅着嘴,这事有这么重要么,孙大人真是小气。


 


孙大人觉得脑子有点乱:“我不是说这个。”


 


“那你说什么?”他真不知道。


 


“我说为什么他说他在你上面!”孙大人生气地看着他,“你跟他什么关系?”


 


他看着孙大人,好一会儿,终于明白过来。


 


“哦。”他长长地哦了一声。


 


“哦什么哦。”孙大人忽然觉得形势有点不对。


 


“你觉得我们是什么关系?”他忽然靠近孙大人。


 


孙大人看着他的眼睛、鼻子,冷哼道:“你们大晚上的抱在这里打滚,你说你们是什么关系!”


 


“我和他是师兄弟关系,从小就这么打滚打到大的。”他认真地说。


 


“现在不许了。”孙大人正色道。


 


“不许打滚吗?”


 


“对,不许晚上在屋顶上打滚。”


 


“可是你上回晚上也抱着我在屋顶上打滚啊,咱俩都没穿裤子的那次。”他说。


 


“那能一样嘛。”孙大人皱眉,“我和你,你和他,能一样吗?”他想了想看着他:“难道你和他就是我和你的关系。”


 


好像有点复杂。


 


他皱着眉头思考:“应该不一样吧。”


 


“什么叫应该?”


 


“我和师兄都是穿着裤子打滚的,而且……而且……”


 


“而且什么?”孙大人的脸色很严峻。


 


“而且除了打滚就不做别的了。”他说。


 


孙大人的脸色缓和了一点。


 


“啊,对了。”他拍了下手,屋里的狗听见叫了起来,孙大人手中一个石子弹出去,狗呜咽了一声,老实闭上了嘴巴。


 


“什么对了。”


 


“我和师兄不能叫打滚,我和师兄应该叫打架。”他说。


 


孙大人想了想,脸色又缓和了几分:“那你和我呢,咱们是打滚了?”


 


“咱们也不是打滚啊。”他皱起眉头,“哪有一边打滚一边摸我的,可这是什么呢……”


 


孙大人走到他面前,捧起他的脸道:“我告诉你这叫什么,这叫鱼水之欢。”


 


说完吻上他。


 


他搂上孙大人的脖子,孙大人搂着他的腰,在月亮下吻着。孙大人的怒气还没完全消散,带进吻里,霸道地吻得他节节败退,他的手又扶住他的后颈,不许他闪躲,他喜欢霸道的孙大人。忍不住发出嗯嗯的满足的声音。


 


孙大人拉开他们的距离,月光下唇齿之间是一道细细的水线。


 


他有些羞涩地低下头,孙大人满意地看着他红肿的嘴唇。特地用拇指指腹在上面又扫了一圈,黏腻的感觉粘在手指上,引出无限遐想。


 


远处传来一声口哨。


 


该死,罗师兄没有走远。


 


孙大人手里的石子又飞出去一颗。


 


一个黑影从树里跃出。


 


“去屋里做‘题’吧。师弟。”罗师兄远远地喊了一声,“加油~”


 


周围的狗全部抗议地叫了起来。


 


 


 


 


 


不知为什么孙大人没有着急回去,牵着他的手在屋顶上散步。


 


什么话也不说。


 


他的胳膊和孙大人的胳膊缠在一起,十指紧扣。孙大人的拇指在他的手掌中摩挲,从掌心一直痒到他的心里。


 


他看了月亮,刚过丑时,离孙大人上朝还有一个时辰,如果现在回去,还是可以……


 


“咱们不回去吗?”他问。


 


“这不是正在回去。”孙大人说。


 


“这样走不是很慢吗。”他的声音轻下来。


 


“你有什么急事吗?”孙大人问。


 


他撇着嘴摇了摇头。


 


“我从没在这里走过。”孙大人说,“每天都呆在屋檐下面,轿沿下面,这里反而新鲜。”


 


他想起了他们初见的时候,孙大人就是在屋檐下面,和那些男男女女。


 


他犹豫地停住了脚步。


 


“怎么了?”孙大人问。


 


他思索着说:“我师兄说你很厉害。”


 


孙大人笑:“是吗?怎么厉害?”


 


他看着他:“很厉害,说别人在其他人上面的,到了你这儿都得在下面。”脸有愠色。


 


原来是这种厉害。


 


孙大人笑:“厉害不好么?”


 


“好是好……只是……”他声音轻下去。


 


“只是什么?”孙大人好奇。


 


“只是……只是……”他纠结,“只是这厉害的本事不是一朝一夕练成的吧。”他撅着嘴说。


 


原来是这事。


 


“这事确实需要经验,但也不用刻意练习。”孙大人说。


 


“不刻意,但也很努力。”小刺客喃喃说,又想起屋檐下那些男男女女。


 


孙大人看他酸酸的样子很是可爱,笑着说:“最近我不努力了。”


 


小刺客不解:“为什么?”


 


“因为我发现不努力的厉害才是真的厉害。”孙大人说。


 


小刺客越听越糊涂:“什么是不努力的厉害?”


 


孙大人看着他说:“你这样的就是不努力的厉害。”他凑到他耳朵边上:“像现在这样,看着就想吃掉。”


 


他脸顿时红起来,想生气,但又不由觉得高兴。


 


“我有这么厉害么?”他抬着眼看着孙大人。


 


“有的,在我眼里你才是厉害的。”孙大人看进他的眼里低沉着声音说着。


 


小刺客心怦怦跳起来。


 


孙大人这样厉害都说他是最厉害的了,他是有多厉害,也不知罗师兄走远了没,听没听到这句……


 


“那那那……”他低着头,害羞起来。


 


既然大家都这么厉害,不如早些回去,切磋一下……


 


他咬着嘴唇,光是这么想着就已经脸红心跳。


 


孙大人用手背贴了下他的脸颊:“怎么这么烫?这里没风,咱们去个凉快的地方坐着。”


 


凉快?


 


难道要在这里……


 


他朝四周望去,似乎也没什么遮蔽的地方,还在犹豫,孙大人已经搂着他的腰飞身跃起,转弯便到了大佛寺的佛塔上,一层一层跃上去,在屋檐上站定。


 


“凉快吧。”孙大人的衣摆随风扬起,很是飘逸。


 


“嗯。”他点头,风吹在脸上,凉凉的,抵消了刚刚的热度。


 


原来真是乘凉。


 


莫名有些遗憾。


 


孙大人在屋檐上拉着他坐下,十指扣着他的将他拉近贴着自己。


 


小刺客把下巴放在孙大人的肩膀上看出去,整个京城在月光下一览无遗,一树一花,一草一木都赏心悦目。


 


再转回头来,孙大人正看着他,黑色的眼眸中是他痴痴的大眼睛。


 


余光里偌大一个月亮挂在一边,照亮了他和孙大人的脸庞。


 


他觉得应该说点什么,但好像什么也不用说。


 


他的目光移到孙大人的唇上,眼睛闭起来,孙大人低下头,在月亮里,吻了他。


 


轻轻的一个吻在嘴唇上。


 


印了好一会儿松开。


 


孙大人看着他的眼睛说:“明天我只上半天朝就回来,你中午回来在家等我。”他凑到他的的耳朵旁压低声音说,“哪也别去……”


 


tbc…




甜心刺客目录


Fionana的红兴总目录





评论

热度(130)

  1. 天海佑希她媳妇儿fionana 转载了此文字
    努力努力再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