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海佑希她媳妇儿

陆小凤的烦恼

这个风格,仿佛是古龙巨巨亲自写的😂

云胡不喜欢:

十五天前。
老板家。
老板当然是朱停。
朱停现在一点儿也不停,他上蹿下跳地围着陆小凤转,眼睛不停地眨,手指哆哆嗦嗦指着他,嘴里:“你……你……你……”了半天,突然一屁股坐下来,认命似地哭丧着脸问:“你说的都是真的?”
陆小凤也哭丧着脸,两撇胡子也几乎耷拉下来,胡乱倒了杯酒在嘴里:“自然是真的。”
朱停叹了口气:“看来是真的。你居然没发现你刚才喝的是三天前的剩茶。”
陆小凤咂咂嘴,把一片茶叶嚼碎了咽下去:“你说我怎么办?”
朱停看了陆小凤一眼,闭上了嘴。
后来,就算灵犀一指指在他的脑门上,他也没有再说一个字。

十天前。
醉仙楼的雅间。
司空摘星一辈子没有这么安静过。
他呆若木鸡地看着陆小凤,好像他脸上开出一万朵花来,每朵花上还停着一只小鸡。
陆小凤愁眉苦脸地坐在对面等他答话,从满怀期待等到万念俱灰。在喝光了第六壶不知道什么酒之后,终于不耐烦,说了声“算了”,一翻身从窗户了跳了出去。
过了大约一盏茶的时间,司空摘星回魂般跳了起来,火烧了屁股一样追出去,一边追一边大骂:“陆小鸡,你这个混蛋!你居然……”

五天前。
万梅山庄。
西门吹雪饶有兴趣地看着陆小凤。
因为他发现陆小凤居然连酒也喝不下去了。
考虑了半天,陆小凤还是决定不要跟西门吹雪说了。因为他实在不能肯定灵犀一指接不接得住西门吹雪的剑。他虽然愁得要死,但还不想真的死。
正想找一个说得过去的理由搪塞,西门吹雪突然说:“花满楼怎……么了?”
之所以西门吹雪的话停了一停,是因为当他刚说出“花满楼”这三个字的时候,陆小凤突然像被人一掌拍在天灵盖上似得惊跳了起来,弹弓似的窜了出去。西门吹雪发誓,这一刻陆小凤的身法之快,无论是自己,还是叶孤城的天外飞仙,都绝对追不上。

现在。
春天的黄昏。
百花楼上晚风骀荡。吹得又温和又烦躁。
温和的是花满楼。烦躁的是陆小凤。
花满楼安安静静地坐着喝茶。
陆小凤坐在旁边,摸着胡子,第一百次暗暗吸了口气,准备开口,又第一百零一次泄了气。
花满楼笑了笑:“陆兄,你想说什么?再不说的话,你的胡子就被你揪下来了。”
陆小凤已经不再纠结花满楼是怎么知道他在揪胡子的了,现在他只想着一件事。今天如果不把这件事做个了断,恐怕他以后是过不了安生日子了。
横下一条心,陆小凤走到花满楼面前,说道:“花兄,你这么聪明,每次我想说什么,还没说出口,你就知道了。今天我想跟你说什么,你知不知道?”
陆小凤的声音又干又涩,以前他对着最可怕的敌人或最妖艳的女人,都没有这么紧张。
花满楼的无神的眼光闪了闪,摇摇头:“这次我猜不到。”
可是看着他微微上翘的嘴唇,轻轻泛红的脸颊,陆小凤实在是不相信他一点也猜不到。
于是,陆小凤又走近了些,近到身子几乎挨到花满楼的身上。
他站着,花满楼坐着,从上面看下去,花满楼的头发听话地垂在肩上,乌黑的发间隐隐约约露出脖颈。
陆小凤按捺住想去撩他头发的冲动,轻轻地问:“花兄,……是猜不到,还是不敢猜?”
这一句话的声音从花满楼头上罩下来,仿佛在春风里注入了绵绵的热量,陆小凤看到花满楼的脸颊更红了,连耳朵尖也染上了一层绯色。
陆小凤突然定下心来,开心极了。他开心地发现这一个月里,自己简直就是个提心吊胆的大傻瓜,而且是天字第一号的傻瓜。
花满楼站起来,走到摆满鲜花的露台上,他的声音和着花香传过来:“陆兄,不觉得应该.......自己说么?”
陆小凤眼睛亮了,他走过去,伸出手从后面将花满楼搂在怀里,贴着他耳朵悄声说:“是。是应该我自己说。”
怀里花满楼的身体坚韧又柔软,嘴唇碰到他的耳朵滚烫滚烫,简直和陆小凤的心一样烫。
可是陆小凤什么也没说,他只是搂紧了花满楼,鼻尖蹭着他颈后的头发,嘴唇贴着他耳朵,呢喃般地叫他:“七童......七童......七童.......”就好像他想说的只是七童这两个字而已。
花满楼没再问,他闭着眼睛,睫毛不住颤抖,也许是分不了神再去追问。
过了一会儿,陆小凤把花满楼的身子扳过来,两个人面对着面。
陆小凤的手搂着花满楼的后腰稍微一用力,两人就贴在了一起。陆小凤小心翼翼地凑过去,花满楼虽然什么也看不见,还是紧紧闭着眼睛。
就在四片嘴唇马上要碰到的时候,突然停下了,两个人同时向上出了手,陆小凤伸出两根手指,花满楼挥出一片衣袖。
劲风扫下屋檐上许多瓦片,三条影子闪出来,齐齐落在楼下。
胖乎乎的是朱停,精精瘦的是司空摘星,雪白的当然是西门吹雪。
司空摘星跳着脚:“朱停!都是你!准是你弄出的声音!我们还没听见陆小鸡说什么呢!”
花满楼脸上还红着,神情却已自若,微笑着说:“三位既然来的,便请上来喝杯茶吧。”
这么一说,司空摘星倒不好意思起来,期期艾艾道:“啊...那...不用了,我...我还有事。这个...这个,花满楼,你....你...陆小凤!花满楼是君子,你往后不可以对不起他!”话音未落,人已去的远了。
朱停干笑两声:“哈哈,花公子,久违了。陆小凤,你好自为之。我,我也先告辞了。”一溜烟也没了影子。
西门吹雪朝花满楼点点头:“花满楼。”虽然还是冷若冰霜,眼里却含着三分暖色。
花满楼含笑回答:“西门庄主。”
西门吹雪道:“保重。”转过头看了一眼陆小凤,走了。
陆小凤松了口气,西门吹雪那一眼看得他冒了冷汗,那一眼的意思仿佛在说,往后你若是对不起花满楼,到时候就是一个死人。
“唉呀”,陆小凤装模作样地叹口气,重新把花满楼勾到身前,“七童啊七童,为什么他们都向着你啊?”
花满楼摸摸他胡子,笑道:“因为大家都知道,我是个君子,而你是个混蛋。”
“这样啊……”陆小凤越搂越紧,一张嘴把花满楼的手指含在嘴里,含含糊糊地说:“那接下来,我就要做一些混蛋做的事了……”
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陆小凤挥手灭了蜡烛。
接下来呢?
接下来的事自然只有混蛋才知道了。

完。


评论

热度(150)

  1. 天海佑希她媳妇儿云胡不喜欢 转载了此文字
    这个风格,仿佛是古龙巨巨亲自写的😂